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兰溪地名的由来与故事|益阳的故事

2022-09-25 00:08:44 6572

摘要:兰溪是益阳最古老的地名之一,是楚国时期(公元前390年)益阳设县时期就同时有的地名,不过,最初它成文字时不是兰溪,而是南溪,道理简单,在资江南岸,因一条溪而得名。益阳城区南岸溪流至少有十条以上,但为什么专以这条溪命名为行政地名?我想,应该是...

兰溪是益阳最古老的地名之一,是楚国时期(公元前390年)益阳设县时期就同时有的地名,不过,最初它成文字时不是兰溪,而是南溪,道理简单,在资江南岸,因一条溪而得名。

益阳城区南岸溪流至少有十条以上,但为什么专以这条溪命名为行政地名?我想,应该是人口特别集中的缘故,但人口为什么在这里集中?考察兰溪的历史地理,这里除了是十分优良的农业生产环境之外,还一个特色的产品;蓼蓝。蓼蓝,一种野生的牛都不吃、被当做夏日薰牛蚊子的草本植物,当时就长满南溪两岸,远在战国时期,当地老百姓就发现并掌握了从这种植物中提取靛青的方法,靛青,是有名的染料,所谓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”,就是从这种植物中提取的,也正因为有这种传统的手工业技术和作坊,故这个地方人口比较集中,也就自然形成了益阳的古老集镇。但它当时还是不能和城区益阳相比,因当时城区还一群更集中的手工业作坊,那就是在资江河淘金,这也是设县城的主要原因,关于这点,《水经注》说的比较清楚,这里主要是说兰溪的来历,不赘述。也就是说,还在秦汉之前,资江下游的两岸就有这两处人口密集区,水北为阳,南边自然就叫“南溪”了。

但到三国时期,益阳归属吴地,南溪的地名却改写成“兰溪”了,原因大概是以吴国为中心,南溪在吴地的西部,再叫南溪,就与吴国的核心地位不符吧?但严格的讲,南溪溪水滋养着一望无际的蓼蓝,改名应该叫“蓝溪”才对,但因此时在吴国的腹地上杭县早就有一处叫蓝溪的地名,是因草蓝提取靛青而得名。因此,它的地名就改写成兰溪了。具体时间是:吴黄武元年(公元222年)。

但这里要说的是益阳兰溪所提取靛青质量的故事,严格的讲,益阳提取靛青的技术不如吴人精炼,产量也不及吴地的十之一,但吴地的先进提炼技术用到益阳兰溪之后,不知是资江的水清也还是水土温度适宜发酵,传说主要是洞庭湖牡蛎灰作为添加剂的效果特佳,因此,益阳兰溪竟然提取出了当时国内质量最好的靛青染料,这里的靛青染出来的布料乌黑发亮,和其他地方的靛青相比,简直不可同日而语,其他地方染出来的布料只能叫皂色,所谓“皂隶”,就是穿这种颜色的衙役。好的充其量也只能是黑色,而益阳兰溪靛青染出来的布料则是乌色,意即像乌鸦羽毛一样乌黑发亮。

吴国掌握了这种颜料以后,率先在国内装扮自己的部队,当然,这种高级染料生产有限,并不能装扮所有的部队,只能是首都建业(南京)的卫戌部队,这关系一个国家的体面。当孙权的卫戌部队全部穿上这种乌黑发亮的服装后,令国人眼睛一亮,也不叫部队番号和兵种,干脆就叫“乌衣营”,乌衣营驻扎的巷子,以后就叫“乌衣巷”。

吴国灭亡后,兰溪靛青流落到民间,东晋初,大臣王导住在乌衣巷,以后又成为王、谢等豪门大族的住宅区,同样以乌衣装扮所有的人,乌衣巷的名声更加大振。中唐诗人刘禹锡的“朱雀桥边野草花,乌衣巷口夕阳斜。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绝句,千百年来一直脍炙人口,殊不知这乌衣的染料就是益阳兰溪所生产的。

隋唐时期,用蓼蓝发酵提取靛青的工艺可说在国内被淘汰了,原因是当时的道士们在炼丹的过程中发现了新的矿石染料,自然是工艺更简单、成本更低、效果也更好。因此,兰溪这种在历史上的这段辉煌也就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,只有在乌衣巷谢氏族谱中才可见到这样的字眼:“蓝有五种、蓼、菘、木、马、草,皆可为靛,其色依次为乌、青、黑、皂、黛,长沙郡兰溪蓼蓝取靛最佳,方可称乌。”。

蓼兰靛青虽被国内印染行业所淘汰了,但兰溪的人气和集镇规模却在提取靛青的过程中凝聚形成,明初洪武年间,大量江西人流入益阳,其中就有人落户兰溪,当时的江西人几乎个个都是生意精,俗语道;“江西人打把伞,益阳做老板”,意即江西人只身打把伞来益阳,就可以把生意做起来并壮大,自然,精明的江西人马上就发现了兰溪与南京乌衣巷的历史渊源资源,蓼蓝靛青在染料市场虽被淘汰,但在纺织市场却无法淘汰,穿衣吃饭这是永久的市场,国内不销兰溪的靛青,兰溪人何不自己纺织印染销布匹?于是,由江西人牵头倡导的纺织印染作坊迅速在兰溪千家百户展开,据《益阳县志》载:“明嘉庆年后,兰溪织布业者三百余家,每家手扯木织机数架”。当然,这些布的销售自然少不了与南京的布商联系,南京是乌衣巷的所在地,历史上就与兰溪的靛青有联系,而兰溪用传统靛青染出来的青布其品牌就叫“乌衣巷”。

当南京的布店老板和客商来到益阳兰溪订购布匹时,他们也被益阳这个集镇的繁华热闹所感染,兰溪——“小南京”的美名也由这些布商和老板们传播于国内,明万历年间,兰溪因其繁华热闹,曾被益阳县定名为“兰溪市”。益阳的一个小镇,居然曾与明朝的首都南京相比,可见兰溪曾创造过何等的辉煌!

兰溪的这种繁华程度一直延伸到清朝,清末已成为益阳县最大的集市。民国元年置行政镇,其间,厂铺、牙行、河运业等蓬勃发展,逐步成为湖南省著名集镇之一。

民国初年,兰溪纺织印染业的规模更是达到了空前的规模,就业人员以上万人,其中最大的一家“罗氏货栈”,更是以“罗敷”(历代美女的代名词)命名为品牌,现上了三十多岁的人都知道,过去的澡巾,长三尺三,宽九寸,中间三十三条白筋(天有三十三层、地有九州,取经天纬地之意)的罗敷澡巾,曾长期占领长江中下游七省达半个多世纪以上,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这种澡巾还是南方家庭的必备品。罗敷澡巾,就是兰溪罗氏货栈所创,大概因为太不起眼,所以很多人没想过它的出处,一条进入上亿人家庭的澡巾,居然在兰溪乡土志和县志中半个字都见不到,这不能不说是一大遗憾!

也正因为兰溪具备了这种规模和繁华,树大招风。抗日战争时期,首批大规模轰炸益阳县城的日本飞机,在1944年6月,居然误认为益阳县城,于是,投下大量的炸弹,一时把兰溪炸成一片废墟,兰溪曾经的繁华和辉煌,包括许多深厚文化底蕴的历史,也就掩埋在了这些炸烂的废墟之中……

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后,这个沉睡半个世纪的纺织印染梦又再度在兰溪复苏,兰溪用传统工艺纺织印染的青土布曾一度响彻海内外,海外称之曰“回归大自然”,所创造出来的品牌更是不胜枚举,外地人赞之曰;“一村一品”,而其中的印染的生麻布和蚊帐布更是敢与现代纺织工艺抗衡,但由于国人居住环境的西化,蚊帐不再是蚊子的防御设施,才慢慢的冷却下来,曾创造出乌衣巷的辉煌也就被尘封在历史的沉淀之中…….

(今日南京乌衣巷,殊不知它的命名原为兰溪所赐)

来源:红网益阳站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向原创致敬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